資訊首頁 宜春樓市 樓盤優惠 看房日記 工程進度 樓市焦點 政策法規 國內樓市 人物專訪 二手資訊 租房資訊 宜春土拍

央行突然“降息”投放4000億MLF 降息周期就此打開?

2019-11-05 點擊 評論

11月5日9點46分,央行發布公開市場業務交易公告,2019年11月5日,央行開展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4000億元,與當日到期量基本持平,期限為1年,中標利率為3.25%,較上期下降5個基點(之前是3.3%)。



央行又來了一招出其不意的操作。在市場降息預期降溫之際,突然宣布降息。


由于當天有4035億元MLF到期,市場此前已充分預期央行會續作MLF;但超出市場預期的是,此次開展MLF操作的同時也下調了1年期MLF的利率。超預期的降息也反映出貨幣政策逆周期調控的發力。


MLF操作本質上是央行借錢給金融機構,操作的規模越大,借款規模就越大,MLF操作的利率越小,資金的價格就越便宜。


央行數據顯示,10月,期末中期借貸便利余額為33670億元,9月份,央行資產負債表中儲備貨幣是30.58萬億,也就意味著當前市場上超過十分之一的基礎貨幣是MLF操作創造。


MLF利率下調的原因:


1、10月31日,美聯儲宣布降息25個基點,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至1.50%-1.75%,這是美國年內第三次降息,用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話說,目前美國貨幣政策已經進入了寬松區間,這進一步給中國的貨幣政策打開降息的空間。


2、MLF利率下調也是為了應對經濟下行壓力,10月18日,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一季度GDP增長6.4%,二季度增長6.2%,三季度增長6.0%,6%的GDP增速不算低,但增速不斷下滑的態勢值得關注。


3、央行整個政策利率體系中,此前主要是希望MLF、SLF能夠打造一個利率走廊,整體誕生于2013年6月份錢荒之后,央行希望能通過設置一個大多數商業銀行可以隨時申請的流動性質押再貸款利率,防止銀行間市場利率大幅波動。但是總體看因為銀行體系中小銀行的資金可得性仍然不足,MLF和SLF并不能很好覆蓋,中小銀行合格質押品不足,在中小銀行面臨局部資金緊張的時候MLF和SLF的利率走廊效果非常有效。


2019年8月16日的改革之后,MLF的內涵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已經變為央行引導市場LPR利率的風向標。

受降息利好消息影響,金融市場為之一振。降息消息一出,銀行間現券收益率下行幅度擴大,10年期國開活躍券和10年期國債活躍券收益率快速下行。國債期貨短期拉升,10年期債主力合約漲0.32%。



A股市場也全線上揚,截至午盤,滬指收漲0.68%,劍指3000點,深成指收漲0.63%,創業板指收漲0.31%。上證50創21個月新高,北向資金凈流入近35億元。



綜合多方分析看,本次MLF利率下調,有很強的方向性。一方面,降息反映出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時期,貨幣政策需要發力逆周期調控,通過下調MLF利率水平引導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的進一步下調,促進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進一步降低;另一方面,5個基點的下調幅度有限,也反映出央行對貨幣政策寬松的態度依然慎之又慎。

遲來的“降息”


隨著LPR改革,LPR將逐步替代貸款基準利率,在銀行貸款定價中起到“錨”的作用,所以今后再談降息,通常就是指調降MLF等貨幣政策操作工具的利率水平,而非下調貸款基準利率。


實際上,降息的呼聲由來已久。主要原因是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宏觀政策逆周期發力離不開適當放松貨幣政策。民生銀行首席宏觀研究員溫彬此前就表示,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不能只靠降準等數量型工具或者完善LPR機制,降低政策利率不僅有空間,而且非常緊迫和必要。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高級研究員張斌也表示,當前核心CPI、PPI 持續下行,PMI 低于榮枯線、勞動力市場景氣度下降等眾多現象一致表明宏觀經濟運行的主要矛盾是需求不足。擴大總需求需要激發信貸需求。


“供給沖擊下的 CPI 不能準確反映目前的全面價格水平,從核心CPI 和PPI 的走勢和目前低位來看,降息已經非常必要。結構性原因造成的CPI 上行不改變總需求不足的事實,不能綁架貨幣政策。考慮到現在經濟的總體特征是易冷難熱,降息宜早不宜遲。”張斌稱。


中信證券固收團隊表示,9月份以來通脹維持高位、金融數據小幅超預期、中美貿易摩擦緩和、降息預期落空等利空集中兌現,債券利率出現了明顯的向上調整過程,直接推升了企業直接融資成本的上行。本次MLF降息是響應國務院對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的要求。

不敢定論的貨幣政策前景

雖然今日央行降息超出市場預期,但只下調5個基點也說明央行對放松貨幣政策慎之又慎。因此,此舉是否意味著貨幣政策放松的空間打開,市場仍未敢做出定論。

從外部環境看,掣肘國內貨幣政策放松的空間已不存在。

今年以來,美聯儲已降息三次,中美無風險收益率利差從今年美聯儲第一次降息時的50個基點,已擴大至目前的150個基點。與此同時,目前人民幣匯率也階段性企穩,外部制約國內降息的壓力大為緩解。

然而,從內部環境看,不少市場人士猜測,此前央行遲遲不肯降息的主要顧慮是通脹壓力。展望后市,四季度CPI仍有望繼續上行,但此次CPI上行主要是由豬肉價格持續上漲導致的結構性通脹,究竟是否會對貨幣政策放松構成實質性約束,市場觀點不一。

中信證券固收團隊認為,9月、10月豬肉價格快漲后CPI同比增速快速上行并形成了高通脹的預期,與此同時PPI同比增速仍然處于負區間內,僅由豬肉價格推升的結構性的通脹對貨幣政策的制約并不太強,央行貨幣政策更加關注經濟基本面的下行壓力和PPI通縮。

“央行本次降息操作對市場而言有一定的超預期成分,其信號意義更強:說明央行認為經濟存在一定下行壓力,而且不會因為’豬通脹’而關閉邊際寬松的窗口。”中信證券固收團隊稱,貨幣政策思路仍然是預調微調,相機抉擇,“穩經濟”才是真正的政策底線。未來貨幣寬松的政策空間打開,本次MLF降息后將推出量價配合的方式,預計年底或明年年初推出降準政策,明年MLF操作利率可能繼續調降。

然而,鐘正生則認為,當前央行對于珍惜正常的貨幣政策空間的訴求仍然存在。此番“降息”,對市場是個意外的驚喜,但此舉是否意味著貨幣寬松的“大門”會越來越順暢?在當前通脹攀升壓力加大的背景下仍需進一步觀察,勿做不實際猜想。


熱門樓盤

甘肃11选五前三遗漏号码